当年勒紧腰带援越抗美中国后悔了吗且听李家忠

摘要:1964年8月6日,即北部湾事件发生的第三天,中国政府发表声明,强烈谴责美国的侵略行径,郑重指出:美国点起了侵略战火,越南民主共和国就取得了反侵略行动的权力。一切维护日内...

  1964年8月6日,即北部湾事件发生的第三天,中国政府发表声明,强烈谴责美国的侵略行径,郑重指出:“美国点起了侵略战火,越南民主共和国就取得了反侵略行动的权力。一切维护日内瓦协议的国家也取得了支援越南民主共和国反侵略的权力。”“越南民主共和国是中国唇齿相依的邻邦,越南人民是中国人民亲如手足的兄弟。美国对越南民主共和国的侵犯,就是对中国的侵犯,中国人民绝不会坐视不救!”

  越南南方战士身上穿的衣服和手中使用的武器,也都是中国提供的。当时有的同志认为,中国对越南的援助已超出了自己的承受能力。周总理则说,越南战争这么激烈,越南人民牺牲很大,生活比我们困难。经过七八年战争,现在到了最后紧要关头。我们咬咬牙,要继续支援他们,要患难与共,争取最后胜利。

  1975年4月30日,越南南方解放武装力量一举攻克西贡,至此越南南方完全解放,从而宣告了抗美救国斗争的彻底胜利。

  1973年6月,越南党中央黎笋率党政代表团访华时说:“中国党、中国政府和人民,本着崇高的国际主义精神,一向给予越南人民以多方面的支持和援助,为有效增强越南人民的战斗力、国防和经济实力作出了贡献,鼓舞我们不断前进,夺取一个又一个胜利。中国人民所给予的形式生动和丰富的支持和援助,体现了你们对越南人民的深切诚意,这一切将永远不会磨灭地铭记在我们心中。”

  1963年3月,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罗瑞卿访问越南。同年9月,越南人民军总参谋长文进勇访华。在两次访问中,双方共同研究了如美军向越南北方发动进攻,如何援助越南和两国如何配合作战的问题,并就“中越两军协同作战计划”和“中国支援越南军事装备和后勤物资计划”达成协议。

  中方还支付大量外汇,开辟了一条通过柬埔寨境内的西哈努克港(磅逊港)的秘密运输线,把物资运到柬埔寨的鹦鹉嘴地区,再转运到越南南方各根据地和游击区。

  1954年越南抗法战争结束后,越南和印度支那并没有由此获得和平。美国乘机取代法国,力图干涉和控制印支三国,遏制中国,破坏关于印度支那的日内瓦协议,阴谋发动新的战争。

  应越方要求,从1965年10月到1968年3月,中国先后向越南派出高炮、工程、铁道、后勤等支援部队总计达32万余人,最高年份达17万人。出国前,总政治部特别颁发了《援越抗美部队人员纪律守则》,明文规定要“尊重越南民主共和国,尊重越南劳动党,尊重胡志明主席,尊重越南人民,尊重越南人民军”,还规定要“爱护越南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认真为越南人民做好事”。中国支援部队在越南执行任务期间,作战、施工、后勤保障和交通运输等费用,全部由中方承担,不增加越南方面的任何负担。中国援越部队同越南人民一起,用鲜血和生命保卫越南北方的领空,保证越南北方运输线的畅通,使越南人民军得以抽调大批部队到越南南方作战。其中高炮部队和工程兵的防空部队共作战2153次,击落美国飞机1707架,击伤1608架,俘虏美国飞行员42人。

  与此同时,又和越南方面商量,开辟了一条贯穿越老边界和越柬边界崇山峻岭的秘密运输线,即“胡志明小道”。为进一步提高运输效率,1970年周总理派李强和方毅同志率团对“胡志明小道”进行现场考察,同越南领导人商讨改善运输条件的措施。考察团回国后,周总理亲自听取汇报,决定把土路改为碎石路,并增加支线,使之既能直行,也能横通。越南总理范文同说:“把这条土路修成了碎石路, 成为全天候的运输通道,这是周总理给我们的启发。”

  为了让中国援越部队及时了解越南抗美斗争的形势,越南中央统一委员会每月都向中国大使馆提供一份介绍材料。使馆领导指派我负责将材料翻译成中文,用油印机印出若干份,及时发给部队各单位。

  中国始终密切关注美国战争升级的每个步骤,全力支持越南人民的正义斗争。那时几乎所有人都能记住毛主席的两句最高指示:“七亿中国人民是越南人民的坚强后盾,辽阔的中国领土是越南人民的可靠后方。”

  1964年8月4日,美国借口其军舰遭到越南海军的袭击,一手制造了“北部湾事件”,把战火扩大到越南北方。1965年6月8日,美国公然宣布美军参战。

  为解决在美国飞机狂轰滥炸情况下的运输问题,周总理决定开辟一条从广西的北海和海南岛的三亚直达越南南方的秘密航线。一批批中国小型货轮经过北部湾,在晚间驶向越南南方海岸,把船上用多层塑料袋包装的大米投向海滩附近。米袋随着海浪漂浮到海岸,船上打出信号,越南南方游击队立即把大米抢运到内地。美伪军发现后,多次向中国货轮开枪,不少中国海员为支援越南献出了生命。

  援越部队的后勤保障相当充足,但吃不上新鲜蔬菜。由于上级明文规定要爱护越南的一草一木,援越部队不敢随意就地开荒种菜。胡志明主席得悉后,连忙说,没关系,没关系,中国支援部队来到越南,就是为了保护越南的一草一木。在胡志明主席的关怀下,援越部队很快解决了种菜问题。当时越南市场上很难买到新鲜的扁豆,而中国援越部队能种出很好的扁豆。一次,援越部队给使馆送来一卡车扁豆,大约有两千多斤。当时使馆只有四、五十人。于是在很长时间里,食堂几乎天天给大家做扁豆,炒扁豆、焖扁豆、扁豆水饺、扁豆包子……我记得从那以后,有好几年我一闻到扁豆的气味便反胃。

  李家忠,1936年12月生于天津。1956年从天津第三中学高中毕业,同年起先后就读于北京外国语学院(今北京外国语大学)法语系、北京大学东语系和越南河内综合大学(今河内国家大学)。1963年春进入外交部,曾任亚洲司科员、副处长、处长、中国驻越南大使馆翻译、二秘、一秘、研究室主任、政务参赞。1994年3月至1995年10月任驻老挝大使,1995年12月至2000年7月任驻越南大使。现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研究员。

  援越部队经常派人到使馆联系工作,我和他们经常接触,有时候还和一些同志聊聊天,听他们谈些见闻。我记得一位同志说,当时工程部队都是昼夜轮班施工。一次,一名战士下夜班回营房,刚打开房门,只见一只老虎睡在战友的床下,战友也正睡得香甜。这位战士意识到,一旦老虎醒来,很可能会把战友吃掉,至少也会把战友咬伤。但部队的纪律是不得伤害越南的野生动物。因此这位战士不敢擅自向老虎开枪,只得硬着头皮去请示上级首长,得到同意后赶忙返回营房。幸好老虎和战友都没有睡醒。战士向老虎开了枪,保住了战友的性命。

  1965年2月10日,北京150万人在广场集会示威,愤怒声讨美国的侵略罪行,坚决支援越南人民反美斗争。

  1962年夏,胡志明主席访问中国,同中国领导人共同分析美国入侵越南所造成的严重局势和应采取的对策。

  两天后,北京百万工人、农民、机关干部、民兵、街道居民走上街头,举行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支援越南人民反对美国武装侵略。

  为了保密,中国援越部队都穿蓝色的制服,部队也不称“师”、“团”,而称“支队”、“分队”,一个“支队”就是一个师,一个“分队”就是一个团。

  1962年2月8日,美军司令部在南越西贡成立,标志着“特种战争”的开始。在此基础上,进一步策动“局部战争”。

  面临美国的战争行径,越南人民奋起反抗。1967年7月17日,越南民主共和国主席胡志明发表气壮山河的《告全国同胞书》,指出:“战争可能延长五年、十年、二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河内、海防和一些城市、工厂可能被摧毁,但越南人民是不会被吓倒的!没有什么比独立、自由更可贵。到了胜利的那一天,我国人民将重新把自己的祖国建设得更加堂皇,更加壮丽。”

  在整个执行任务期间,全体干部战士模范地贯彻执行了《守则》,充分体现了人民解放军的本色。部队在完成国际主义义务后,于1970年7月全部撤回中国。但有1442位烈士长眠在越南北方的土地上。1968年,胡志明主席在接见中国工程部队代表时,高度评价中国援部队的工作,他说:“我赠给你们一个荣誉称号:你们是来时人人敬爱,走时人人想念的革命部队。”

  (本文摘选自系列丛书“外交风云亲历记”之《中越关系四十年亲历》,李家忠著,五洲传播出版社2019年出版。原文有删减)

  到1965年底,侵越美军增加到18.4万人,1967年增加到38.5万人,1969年增加到54.4万人,南越伪军也扩大到近100万人。

  1965年5月25日,在周恩来总理主持下,组成了包括外交部、铁道部、交通部、总政、总后、海军、空军、铁道兵、工程兵、总参作战部等21个单位的援越协调小组,统一组织、实施援越事宜。另成立了由、、罗瑞卿等七位同志组成的领导小组,负责掌握援越的方针政策,审批新增援越项目。而全部援越工作则是在周总理统一指挥下进行。与此同时,中共中央中南局书记陶铸率领广东、广西、云南、湖南等南方省区党委书记内部访问越南,商谈一旦美国侵越战争进一步扩大,这几个靠近越南的省、区如何援助越南的问题。胡志明主席亲往机场迎接。我那时正在大使馆工作,至今还珍藏着陶铸一行和大使馆全体人员合影的照片。

  毛主席和周总理想越南人民之所想,急越南人民之所急,对援越工作考虑得十分细致。周总理多次强调:“要把援助越南问题看作我国援外工作中头等重要的事情。”周总理要求运往越南南方战场的武器装备的包装要“便于运输,便于携带,便于使用,便于隐蔽”。针对越南部队战士的身材和体力,提出弹药包装最大重量不能超过25公斤,大米包装每袋50公斤。毛主席还特别嘱咐有关部门:“一定要为越南战士配备蚊帐,给他们制作的压缩饼干要分量轻、营养好。”为此,上海利民食品厂彻底转产,专门为越南南方战士生产压缩饼干。为保证营养,每袋压缩饼干里还加放一包肉松。此外,根据毛主席的指示,中国还为越南南方部队每个连配备一台熊猫牌收音机。

  从20世纪50年代抗法战争和60年代抗美战争,直到1975年越南南方完全解放、越南实现全国统一,中国向越南提供的援助,按照当时人民币同美元的汇率计算,总额超过200亿美元。除14亿人民币的无息贷款外,其余全部为无偿援助。那时中国的国力并不强盛,人民生活并不富裕,但中国人民不惜做出民族牺牲,节衣缩食,从道义上、物质上、人力上全力支援越南人民的抗美救国斗争,忠实履行了国际主义义务。

  1973年6月,越南党中央黎笋和政府总理范文同率党政代表团访华,周总理亲自到首都机场迎接。之后,身患重病的周总理又亲自陪同越南客人到西安和延安参观访问。

  1965年4月,越南劳动党黎笋、政府副总理兼国防部长武元甲受胡志明主席的委托,率党政代表团到达北京,要求中方扩大对越南的援助,并向越南派出工程兵、铁道兵和高炮部队。4月8日,主席代表中方表示,援越抗美是我们应尽的国际主义义务和义不容辞的责任。我们的方针是:“凡你们需要的,我这里有的,我们尽力援助。你们不请,我们不去。你们请我们哪一部分,我们就派哪一部分去。这主动权完全掌握在你们手里。”毛主席还曾对胡志明主席说:“咱们一家子嘛!有什么困难?要人有人,要物有物,你不要客气。”

  中国人民不惜做出民族牺牲,节衣缩食,从道义上、物质上、人力上全力支援越南人民的抗美救国斗争,忠实履行了国际主义义务。

  1973年11月27日,越南民主共和国、越南南方共和临时革命政府、美国和南越伪政权的代表,经过五年的谈判,在巴黎正式签署了《关于在越南结束战争、恢复和平的协议》。至此,美国投入54.4万兵力、消耗2500亿美元的侵越战争宣告结束。按照巴黎协定,美军在60天内全部撤离了越南南方。

  与此同时,美国飞机对越南北方狂轰滥炸,1965年出动25万架次,1966年79万架次,1967年108万架次。年投弹量从6.3万吨增加到13.6万吨,最高年份达到22.5万吨。

  1971年3月,周总理率中国党政代表团访问越南,在河内的群众集会上庄严宣布:“越南、老挝、柬埔寨是中国的近邻,我们决不允许美帝国主义在那里为所欲为。如果美国硬要扩大侵略印度支那战争,中国人民将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甚至不惜承担最大的民族牺牲,支持印支三国人民彻底打败美国侵略者。”

黑熊

黑长臂猿

黑叶猴

联系我们

全国服务热线: 公司邮箱:

  工作日 9:00-18:00

关注我们

官网公众号

官网公众号

客服热线

黑熊 名校集团 软件 汽车之家 在线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