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观点】李温泉:办案手记1 ——王某涉诈骗

  原标题:【律师观点】李温泉:办案手记1 ——王某涉诈骗罪案不批捕决定纪实

  办理过多起在行业内具有影响力的金融衍生品领域刑事、民商事司法案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八月是一年中暑气至盛立秋之际,也是一年当中最热、最潮湿的季节,就是在一个暑热难耐的夜晚,因为其他案件相识的一个当事人给我打来电话,“李律师,您是否有空?我的朋友王某在*市涉嫌诈骗罪案,已被拘留34天,现在想委托您来为其辩护。”焦急的语气中透露着对王某深切的关怀,听闻已经被羁押34天,并且已经提请批捕,情况并不乐观,我立即将第二天不太紧急的事务推后,约王某家属第二天早上面谈。

  现阶段主要业务方向为省级地方性金融机构、互联网金融、现货交易场所、证券期货业及相关的刑商事案件。曾现为数十余家金融机构、金融交易场所、区块链项目提供法律服务及金融法律风险防控工作,为金融衍生品领域各合作单位开展合规讲座,并与全国多地政府部门、司法侦查机关及行业同仁建立起业务联系。

  在王某被刑事羁押的第35天上午,我见到了王某的家属,经面谈了解到,案发后家属在第一时间就聘请了律师前往看守所会见,但其并未就王某为何会涉嫌犯罪提出任何意见,虽然王某家属并不了解王某工作情况,但是从本案的举报人为王某公司股东A,且该公司一直处于亏损状态等情况来看,我初步判断本案大概率是因为公司股东内部矛盾所致的刑案。在与王某家属会面后我对本案有两个疑惑:一是涉案罪名为什么会是诈骗罪?二是该案首先由报案人(公司出资股东A)所在地H省C市公安机关以诈骗罪立案,为何又会被移送至公司经营地S省Z市公安机关来进行办理?

  在王某被刑事羁押的第37天上午,与检察官的会面中,检察官对于我第36天上午会见王某后王某新的供述非常不满,幸好早有准备,只有拿出有力的证据材料,才能将涉案人员间的矛盾与利益纠葛完整地展现出来。王某系由公司股东B委派,本案举报人系公司股东A,B以技术出资,A以货币出资,但公司经过三年的经营发生巨亏,两名股东之间也产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股东A使用股东B的技术向相关部门申请补贴,股东B指使王某就股东A使用其技术一事向有关部门进行举报,股东A就在H省就公司某些资金流转疑点以诈骗罪向H省公安机关报案,但该公安机关以刑事管辖等事由将该案移送S省公安机关办理,王某被刑事羁押后因受到诱供、逼供做了违背事实的有罪供述。同时,我也结合该市刚刚发生的类似案例与检察官进行了深入的交流与沟通,并提交了书面的《不予批捕法律意见书》。

  在接到王某及其家属的感谢电话时,我正坐在书桌前,为他们感到高兴的同时,也为自己这几日的奔波感到欣慰。窗外华灯初上,雾蒙蒙的夜空没有星空可以仰望,但我知道星空就在那里,而我也一直在路上!

  很多人认为侦查期间内案件侦查工作尚未结束,律师介入除了可以会见犯罪嫌疑人,向其通报家人状况给予情感和心理的慰藉、告知其基本权利外,就案件本身来讲发挥不了任何作用。但是,由于大部分犯罪嫌疑人并不了解法律规定,在向侦查机关做供述时会因为对事实和法律的错误认识而误导侦查工作,或者因为惧怕而错失可以被认定为自首、坦白的机会。因此,犯罪嫌疑人在侦查阶段被羁押的37天对于刑事辩护工作是至关重要的。作为一名在该领域深耕多年的刑事辩护律师,更是深知此时此刻时间的紧迫性。

  在王某被刑事羁押的第36天上午,为了尽快见到王某确定下一步辩护思路,我凌晨出发驱车数百公里,在早上8点半前赶到看守所排队等候会见,但是,越是时间紧迫越是状况频发,看守所操作系统故障,9点40分才得以恢复。原本排在第一位的我在提交解除函以及新的授权委托书后,被看守所告知“系统内显示委托人系嫌疑人王某本人,并非王某其父。”看守所未保留纸质版的授权委托书,故以系统内的记载为准。需要提供原律师盖有看守所印章的授权委托书来证明真实的委托人是谁,才能最终确定我是否能够会见嫌疑人王某。待其父取得相关材料返还看守所时,已近11点,我的会见时间只剩20分钟。为了详尽了解相关情况提出准确的辩护方案,我当即决定下午进行第二次会见。

  按语:德国学者耶林有一句名言“刑罚如两刃之剑,用之不得其当,则国家和个人两受其害。”,刑罚之界限应当是内缩的,而不是外张的,而刑罚应该是国家为达到其保护法益与维持法律秩序的任务时的最后手段。

  在王某被刑事羁押的第37天下午,检察机关作出不批捕决定。当天晚上,王某与家人团聚。

  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 9 条规定:“等候审判的人受监禁不应作为一般规则”,我国于 1998 年签署了该公约。但是,与其他国家和地区相比,我国的逮捕率仍然偏高。最高人民检察院相关部门负责人指出:“全国刑事案件逮捕人数总量仍然很大,批捕率持续在 80% 左右的高位运行;忽视社会危险性条件,构罪即捕的问题仍然较为突出。近两年,中央、最高检、最高法、公安部等部门也在不断出台各类文件、举措,强化民营企业家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保护,但是,在这条改革之路上,依然需要保障辩护律师参与、保障被追诉人获得有效救济等举措强化审查逮捕程序和羁押必要性审查,惟其如此才能将中央的政策实实在在的落在实处,把民营企业家的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保护落到实处。

  在王某被刑事羁押的第36天下午13点30分,检察官准时到达看守所提审。在提审结束后的14点25分,我再次见到了王某, 16点15分结束会见,我当即开始思考本案辩护方案,一方面与家属联系搜集相关证据,一方面与主办检察官电话约定第二天当面沟通的时间。

  在王某被刑事羁押的第35天下午,我一方面与家属办理委托代理手续,一方面与负责本案批捕的检察官电话联系,告知本人已经接受王某家属的委托,明天上午需要会见王某,并请求其明天下午提前安排时间对王某提审一次。经过不懈的沟通,检察官同意了我的要求!

  2019年5月16日,最高人民法院司法案例研究院以“依法平等保护民营企业家人身财产安全”为主题召开第十六期“案例大讲坛”,发布了依法平等保护民营企业家人身财产安全十大典型案例。其中,赵明利诈骗再审改判无罪案、麦赞新职务侵占、挪用资金无罪案等案例,为纠正涉产权和涉民营企业冤错案件、落实产权司法保护树立了典范,也是进一步贯彻落实保护民营企业家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重要体现,该典型案例进一步强调,要严格区分经济纠纷与刑事诈骗犯罪,不得动用刑事强制手段介入正常的民事活动,公司合伙人之间的经济利益之争,可以通过和解、调解及民事诉讼等方式来解决,正常的民事纠纷不应被作为犯罪处理。刑事司法应牢固树立谦抑、文明等理念,刑法介入经济活动应谨守最后手段性的原则,切实依法维护企业家人身安全,为经济健康发展提供有力司法服务和保障。思考: